回到主页

1元代理诉讼,善达律所暖心助力孤身八旬援朝老兵博客

· 新闻

“为了这个案子我找了很多律所,但是他们都觉得太麻烦不愿意接。这么多年了我都孤身一个人,孩子不赡养我,还一直对我各种骚扰,我太需要有人帮帮我了。”张老伯告诉我们,“很感激上海善达律师事务所,他们的支持给了我新的希望,觉得生活还值得期待的希望。”

八旬援朝残疾老兵

“孩子不是我的,我也得把他养大”

张羽说,今年86岁的他是抗美援朝的老兵。1948年,十五六岁的他就加入了浙江三五支队,成为了一名解放军。1951年,年幼的他主动申请,跟随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副主席,开国上将王震将军加入了抗美援朝的队伍。

作为运输各种战略物资的铁道兵,虽然不直接和敌方部队白刃相接,但是他仍经历了很多惊心动魄的时刻。在一次运输物资的过程中,敌方部队对于运输部队进行了突然袭击,为了保护珍贵的物资他双腿负伤,左腿严重骨折。

1953年,抗美援朝结束,张羽荣归故乡,继续在部队里服役。一次探亲假后,妻子告诉张羽自己怀孕了,不久后,妻子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张羽满心欢喜,期待着退伍后可以和娇妻稚子过上安稳的生活,服役更加刻苦努力。但等待他却是残酷的现实。

张羽告诉我们,随着孩子的成长,他发现儿子和自己与妻子长得越来越不像,每次探亲时,邻居也会隐晦地和他提到妻子素日里的一些怪异举止。在儿子3岁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质问妻子,面对张羽的责问,妻子承认了,孩子并不是张羽亲生的。

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那段日子张羽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在战友的帮助下,张羽离婚了,第三者也因破坏军婚而被判刑。而就当张羽还沉浸在背叛的痛苦中,他接到了公安局的来电,警察告诉张羽,他的前妻因为煤气中毒而死亡,孩子无人抚养,希望他可以领养这个孩子。

“我当时很矛盾,看到孩子,就想起妻子做的对不起我的事情,孩子就像是罪证,时时刻刻提醒着我那份痛苦。”张羽说。“可是在公安局看着那么小的孩子,大冬天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衣服,小脸饿得蜡黄蜡黄的,头发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我还是心软了。”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张羽还是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将他养育成人。

现代版农夫与蛇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待我”

张羽告诉我们,此后他过了一段辛苦却平静的日子。自己继续服役,孩子交由父母抚养。每个月他都会将大半的工资邮寄回家,让老人们供孩子吃好穿好,读书学习。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二十几年,1987年,结束兵役的他回到了上海,进入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担任行政管理岗位。

1994年,因为工作能力出色又有抗美援朝的功绩,单位分给了张羽一套房子和55万的现金,这在当年是一笔不菲的款项。儿子告诉张羽手续繁多,自己去处理就好,让张羽不用操心,而这成为张羽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张羽介绍说,一年多后,他看病需要用钱,向儿子提出要现金,却被儿子一口拒绝,同时张羽发现房产证上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儿子、媳妇甚至孙女的名字也在上面。张羽想找儿子说个明白,找到儿子家才被告诉,儿子全家已在一个月前移民国外了。

此后的日子,张羽觉得自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儿子表示钱已经另在上海买房和办理出国,花得一分不剩,而且自己全家还占着张羽家的房子却没居住,要求张羽给钱。

自那之后,张羽说,他再也没见过儿子,生活也无人照顾。由于住的是老式动迁房没有电梯,年迈的张羽每次外出都需要自己爬五层的高楼,日益严重的腿伤让他行动极为不便,在楼梯上摔倒过好几次,轻则衣服破损,重则皮破血流,每次看到邻居们都有孩子陪伴照顾,齐享天伦,张羽都会悲不自胜。

除了面对孤独无依的老年生活,张羽说他更难忍受的是无休止的骚扰。和儿子闹翻后,他经常会接到无名的电话辱骂,有好几次甚至是凌晨两三点,有段时间他甚至不敢开手机。除此之外,儿子还叫过所谓的朋友上门来骚扰他,蹲点在他门口,看到他就上前来纠缠和推拉,如果他几天不出门,就上门来砸门,扔垃圾,辱骂。

“我觉得生活都没有希望了,真的。”说着说着,张羽的泪又流了下来。“在朝鲜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我没有绝望;在知道妻子出轨后,我没有绝望;但是如今这样的日子,我真的感觉到绝望。”

暖心助力

上海善达律所1元代理

12月初,在朋友的介绍下,张羽来到了上海善达律师事务所,仇丽君和彭燕律师接待了他,在详细了解案情后,决定以1元的代理诉讼费用接手这个案子,

“这些年来我找了不少律所,可很多律师告诉我案子年代太久,而且被告在国外打起官司来很难,所以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律师。”张羽告诉我们。“我和这两位律师进行了多次沟通,她们态度非常好,一直安慰我,也给我提了很多专业的意见。我不方便出门,她们更是多次上门到处取证,有她们在,我开始觉得一切又有盼头了。”

“张老伯的案件是存在很多难度。”彭燕律师说。“比起一般案件,无论是取证还是庭审都比较困难,但是看到老人家这种情况,我们下定决心,无论多困难,也要帮他打好这场官司。”

另一方面,在了解到张羽的情况后,善达律所主动提出不收取费用,仅收1元作为诉讼代理费。对于这点,仇丽君律师表示是律师的社会责任使然。“张老伯是抗美援朝老兵,是我们国家的英雄,而且抚养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长大,我们听了都很感动。”仇丽君律师说。“这样的民族英雄,好心人,应该得到福报,所以我们决定不收诉讼费,希望能够最大程度上给予张老伯实际的帮助。”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张羽为化名。文中所有事实描述,均来自当事人口述,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所联系删除或更改)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