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专访善达执行主任叶松 丨“折腾”的15年法律之途

· 新闻

认识叶松的人都会说,松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能“折腾”了。

出生在声名显赫的理工世家,自己却偏偏弃理从文。

明明接到了复旦大学的通知书,硬要选择远渡重洋。

已是经济法领域资深律师,又华丽转身去做商业地产……

对于朋友的调侃,叶松显得喜闻乐见。他告诉我们,做律师这15年还真是这样折腾过来的,如果没有这些经历,也就没有如今眼前的“松哥”了。

初涉法之领域·1991

父亲是工程地质专家,是最早一批享受国务院津贴的科学家之一,母亲是建筑专业高级工程师,设计过诸多国内知名建筑。在父母的影响下,从小叶松就是亲朋好友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成绩名列前茅,对待长辈恭顺有礼,还是小朋友圈的孩子王。可一直被当做榜样的叶松在选择大学专业却做出了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大家都觉得他会跟随父母的脚步走上理科之路,他的第一志愿却填报了经济法。

“我当时说要选择这个专业,亲戚们都很疑惑,但父母表示非常支持,他们说祖国正需要这方面的人才。”说起这件事,叶松至今仍对父母充满感激。

△2002年叶松(右1)和家人在天津中山公园合影

叶松的选择也许不是亲朋所期待的,但却是时代所需要的。当时中国刚从 “法治之殇”中恢复过来,改革开放给中国的发展掀开了全新的一页,一切都百废待兴,但无论何种行业的发展都需要健全的法制保驾护航,而法治建设的支柱就是法学人才。在见过种种法制缺失的弊端之后,在1991年,成绩优异的他义无反顾的填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成为了一名法学生。

在苦读四年之后,叶松迎来了当年法律专业学生最头疼的一关-法考。作为中国最难的考试之一,当年法考难度更胜如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通过率极低。当时全班50多名同学报考,仅3人通过,叶松就是其中之一。

问起考试的秘诀,叶松笑着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是打心里喜欢法律,有时候在图书馆看材料,一个经典案例分析能够反复看上一天,全神贯注、身心投入,这就是我的秘诀。”正是因为这份发自内心的喜爱,从业后短短几年,叶松便初现峥嵘,成为了当地律师界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两难的选择·2000

从业几年后,叶松遇到了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由于表现优秀,他成为了司法厅公派的出国留学奖励基金获得者,在中国政法大学参加了为期一年的由司法部举办的涉外高级律师培训班后,他可以前往加拿大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进修。但与此同时,他也通过了严格的笔试、面试,收到了渴望已久的复旦大学法律系的硕士录取通知。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是出国学习还是留在国内名校攻读硕士学位?如果出国,不仅错失学位,而且无法继续从事律师工作。但考虑到当时中国法律发展的情况,

虽然基金、信托、财富管理等市场主体已逐步出现,但是涉及投资、企业上市等的法律非常欠缺,为了能为中国未来的法律发展添砖加瓦,参与到市场经济崛起的洪流当中,叶松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出国留学。

△2004年叶松在UBC校园内

一年的留学在知识积累的同时也拓宽了叶松的视野。公派留学结束后,叶松感觉意犹未尽,于是萌生了在UBC继续攻读硕士学位的念头。由于在留学期间表现出色,加上履历丰富,叶松成功申请到了UBC硕士的入场券,师从pitman potter教授——全世界亚洲法律研究最顶级专家之一,在他的指导下,叶松的法学理论知识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分析能力、逻辑水平和办案技巧都得到了高度提升,收获颇丰。

△2003年叶松在加拿大温哥华Potter教授及夫人家做客

数年留学时光就像一段宏大的旅程,叶松一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再观往途已是翩然两番模样。在学习过程中,叶松多次对曾经无比熟悉的中国法律进行再度剖析,每次都能得出新的见解和体会。2004年,学成归来的叶松在律师界备受青睐,对案件的处理更加得心应手,在打赢几场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官司之后,顺利加入赫赫有名的锦天城律所,一时之间风光无限。

短暂的出走·2009

父亲年轻时为在中国铁路建设之前进行地质勘探,曾徒步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崇山峻岭。他常常告诉叶松,走出去才能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风景。在2009年,叶松真的像父亲的所说的那样,走出了法律界,去看了看他处的风景。

当时已经在律师界声名鹊起的叶松接到了一起大型商业地产收购案,由于目标企业响誉国内,被收购的股权不但涉及外商投资,更有国有资产,所以难度很大,导致这个案件在行业内备受关注。叶松前后花了3年时间,在数个城市之间反复奔波,最终帮委托人顺利完成了这次重大收购。

这是叶松律师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除了再添法场胜绩之外,叶松对商业地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上对于律师工作有了一些常年积累的疲惫感,于是叶松决定转行。很多亲友并不理解叶松的选择,明明已经名声远播,为什么要去另一个领域重新打拼,但是父母妻子一如既往的支持叶松的决定,律师朋友们甚至向他表示羡慕。

“他们是真的羡慕我,很多人只看到律师表面的光鲜,却不知律师是如何的辛苦。做律师,就是全年365天无休,几乎脑子和身体都处于随时备战的状态,一个案子从前期搜证和后期结案全程跟踪,更别提遇到不讲理的委托人、凶神恶煞的原告还有社会上对于律师的误解,所以我转行时,律师朋友都说恭喜我脱离苦海。”叶松笑着告诉我们。

△叶松和客户讨论案情

“开挂”的人生在哪里都能创造出辉煌,转入商业地产后,在2012到2019年间,叶松从国内顶级地产企业的分公司总经理一路做到集团法务及大宗交易总监。不仅完成整个项目的统筹指挥,还负责股权收购、投资架构设计、各类合同管理等诸多事项。朋友们都戏称他为商业产界精英,而在此时此刻,他的人生再一次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

五年的从商经历并没有改变叶松的初心,在商业领域达到相当高度后,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理想和定位。金钱从来就不该是一个人的人生终极目标。在他心中,他热衷的仍是和法律有关的各项工作,帮助缺乏法律知识的人,维护其个人及集体的合法权益带给他更多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给予才是真正的幸福。即使那几年在商业领域打拼耕耘,平时身边的朋友一有涉及法律方面的困惑都不由自主地来找松哥,包括所居住的小区业委会也多次寻求松哥的帮助,松哥都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给予解惑支招,热心公益,并为自己有能力帮助别人而自豪。这几年的工作与其说是转行,不如说是一次短暂的“出走”,或者说继UBC后的再一次深造,因此,在2019年,他不顾集团的多次挽留,再次回归了律师界。

始于心,终于生·2019

回归律师行业的叶松愈发如鱼得水,原来的他在法庭上往往能出奇制胜,在关键举证环节抓住对方漏洞一击制敌。例如曾经一起合同纠纷案件,对方举证非常完整,看似滴水不漏,但在最后,叶松举证对方没有经营主体资格证,让整个庭审风向有个360度大反转,这起案件至今同行提起来还津津乐道。

现在的叶松对待对手依旧犀利,但是多年商业思维的打磨让他多了一分对于整个庭审节奏的把握。几场官司下来,多家知名律所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在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之后,他选择以执行主任的身份加入上海善达律师事务所,而打动他的,是善达的“中国数字化律所引领者”的战略定位。

“我刚刚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律师只是打官司的人,后来市场经济迎来发展期,民营企业高速崛起,才有了企业法律顾问和一系列的前端法律服务。”叶松告诉我们,“而在当下,法律和科技结合已经势不可挡,随着公检法等政法机关和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大规模信息化,中国法律科技在未来将出现爆发性增长,这是一片广阔的蓝海,我很期待和善达一起在里面畅泳”。

△2020年叶松在善达律所与同事合影

而选择善达的另一个原因,是出于对普及法律教育的考量。借助善达的数字化团队,在信息化的平台向不特定的大多数宣传法律知识、普及法律教育, 防患于未然,救济于初始,让更多人能够从自己的知识输出受益,就是下一个人生目标的实现。

在叶松眼中,法律行业就像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而他自己兜兜转转,看过其他国度分外湛蓝的天空,也登上过其他行业的崇山峻岭,最终回归本心,回到这个当初投身法律视野的起点。叶松坚定的告诉我们,律师将是他选择的终身职业,不会再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结语

叶松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标签,“别人家的孩子”,“改革开放后的一代律师”,“国家公派访问学者”、“法庭奇招家”、“商业地产精英”……但是在所有称呼中,他还是最喜欢“松哥。”

在法庭上锋芒毕露的叶松对待委托人就像变了一个人,本来就有些冷峻的他在经过五年的商界打磨后更加洞悉人心,甚至变得有些“话痨”。和他相处时,你会觉得时间是那么的愉快和舒适,似乎什么烦心事和他说说都能得到解决,因此他身边的人都喜欢叫他“松哥”,这个称呼里有着尊重、亲切,还有着一份发自内心的信任。

十五年的律师生涯,我们看到的是叶松一路“开挂”的人生,可这一路风光的背后付出了多少辛酸汗水,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但是无论经历了什么,只要听到委托人叫一声“松哥”,叶松就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些年,他最津津乐道的,不是我们前面写到的种种成绩,而是和他交往过的人,不论是同事、委托人甚至是对方律师,都很乐意和他深交,成为朋友。这份赤子之心,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更显难能可贵。

在2020年,叶松又开始新的一轮“折腾”,加入善达后他开始涉足抖音、B站等短视频领域,本来已是四十不惑的他给自己注册了 “松哥出山了”的账号,并陆续发布了一系列高质量视频。每次在后台看到很多素未蒙面的朋友询问各种法律相关的问题,叶松都很开心,并会一一认真作答。

“我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毕竟新中国的法治社会建设任重道远,还有很多地方的人都需要我们的帮助。”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源身自在心中。

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祝福松哥,在新的领域继续他的“开挂”人生吧。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